互联网

银行存管做减法 网贷业持续遇冷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      2019-10-09

导语:商业银行正在加大对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的缩减力度。10月8日,有消息称,厦门银行与京东旭航(厦门)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旭航”)的存管服务合作已终止。

商业银行正在加大对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的缩减力度。10月8日,有消息称,厦门银行与京东旭航(厦门)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旭航”)的存管服务合作已终止。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前,上述两方均未对此事予以披露,但记者从厦门银行官方客服处了解到,早在9月30日,该行就终止了与京东旭航的合作。

除银行存管在做“减法”外,据机构统计数据显示,9月网贷行业在成交量、借贷余额、平台数量方面仍继续保持“三降”趋势,综合收益率更是跌至近一年新低。种种迹象也折射出网贷行业发展持续遇冷的境况。

银行网贷存管业务再缩减

在网贷行业备案时间点一再延迟的背景下,银行萌生“退意”的念头不减。10月8日,有消息称,厦门银行与京东旭航的存管服务合作已经终止,天眼查信息显示,京东旭航成立于2017年9月27日,法人代表为张雱,注册恒耀资本5000万元人民币,唯一股东是天津大新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新君和”)。

据股权穿透图披露,大新君和的全资大股东为京东数字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截至记者发稿前,厦门银行及京东旭航官方未对此事予以披露,北京商报记者尝试采访厦门银行官方,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不过,记者以出借人的身份从厦门银行官方客服处了解到,早在9月30日该行就已经与京东旭航结束合作。

厦门银行是首批“吃螃蟹”的人,2018年9月20日,厦门银行通过资金存管系统测评声明,成为首批25家通过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测评的存管银行之一,在上线初期,厦门银行对接的网贷平台数量高达30家,但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全国互联网金融登记披露服务平台”已查询不到该行相关存管业务的具体信息。

今年以来,厦门银行已经官宣与豪康金服、宇商有财、短融网、华人金融、腾邦恒耀创投、律金金融、滚雪球理财、微贷网、麻袋财富、银湖网10家平台停止网贷资金存管业务。从停止存管业务的缘由来看,除了微贷网、麻袋财富两家平台是因为存管服务银行变更迁移计划暂停外,其余平台均为终止合作。

事实上,除了厦门银行外,上海银行、北京银行、广东华兴银行、浙商银行、新安银行、上饶银行等多家银行也在缩减网贷资金存管业务。

对厦门银行缩减存管业务的原因,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分析认为,平台数量减少导致一些资金资管业务无利可图,再加上P2P网贷平台爆雷带来信誉损失,导致部分商业银行无奈退出P2P网贷资金存管业务。此外,一些存管业务对接平台较多、人员配置不足、服务质量较差,也导致一些头部网贷平台更换资金存管合作银行。

收益率跌至近一年新低

银行与网贷平台“分手”背后,也折射出银行对这一业务的不看好以及行业发展的持续遇冷。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最新监测数据显示,9月网贷行业在成交量、借贷余额、平台数量方面仍继续保持“三降”趋势。具体来看,9月网贷行业的成交量为697.42亿元,相比上月减少83.04亿元,降幅10.64%。正常运营平台合计贷款余额总量为6099.48亿元,环比下降5.12%,下降幅度为329.31亿元,同比2018年9月底下降幅度高达28.55%。

此外,截至9月底,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继续呈现下行的态势,下降至646家,相比8月底减少了9家。收益率方面,监测数据显示,9月网贷行业综合收益率为9.67%,降至近一年最低值,环比下降16个基点(1个基点=0.01%),同比下降63个基点。网贷之家研究中心表示,综合收益率出现下滑主要与成交规模下降,资金供需平衡变化导致平台降息所致。

从9月各省市网贷综合收益率变动情况来看,31个省市中,有15个省市的综合收益率环比出现下降,下降幅度较大的三省是天津、内蒙古和贵州。而综合收益率上升的省市中,上升幅度最大的是四川、甘肃、福建和辽宁。

再从反映借款活跃度的活跃出借人数、活跃借款人数来看,9月P2P网贷行业的活跃出借人数、活跃借款人数分别为170.06万人、189.04万人,其中活跃出借人数环比下降8.15%,约减少15.08万人;活跃借款人数环比下降12.25%,约减少26.4万人。网贷之家行业研究员陈晓俊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预计,未来网贷行业收益率将逐步走低,主要原因在于平台在“三降”的背景下,发标数量大幅度下降,导致资金供给大于需求,从而行业收益率持续走低。

转型助贷存挑战

互联网金融行业在经历了几年野蛮生长后暴露出了诸多问题,曾经风光的“互联网金融”正被“金融科技”夺去光芒。央行近日出台的《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以下简称《规划》)也吸引了另一类行业主体助贷机构们的目光。虽然《规划》中未明确助贷业务具体细节,但在分析人士看来,助贷与金融科技输出难以简单分离,这对不管是纯粹做技术的金融科技公司还是正在清退转型的互联网金融平台都是一个新的机会。

助贷业务能否成为网贷平台转型的救命稻草?陈晓俊表示,若网贷业务无法继续进行,助贷无疑是转型比较合理的一条道路,但是助贷业务因为资金端对接机构,对于资产的要求更高,对于平台发展助贷业务仍是不小的挑战。

在王诗强看来,助贷业务已经成为互金机构的主要收入来源,但是仅限于头部互金平台。对于中小互金平台,特别是没有股东背景支持的平台,银行等持牌机构则比较谨慎,助贷业务开展困难重重。此外能否成为救命稻草还与监管政策有关,比如近期的大数据公司清理整顿,对互金机构助贷业务影响就比较大。最后,监管对助贷业务并没有表明态度是否鼓励,也没有出台相关政策予以支持,因此,种种因素导致该业态发展依然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恒耀网立场)
  • 恒耀网

    恒耀网是恒耀集团旗下新经济门户网站,为用户提供互联网数据资讯聚合平台。

  • 恒耀官网


  •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