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2019年O2O大盘点:顺风车大混乱 霸主之位悬而未决

来源:电商报    作者:      2020-01-16

导语:2019年是顺风车行业整改的一年,也是各方势力暗潮涌动的一年。滴滴顺风车在2018年因为连续两起重大安全事故而下线,让出了很大一片市场空白,这无疑给了其他企业快速发展的机会。

2019年是顺风车行业整改的一年,也是各方势力暗潮涌动的一年。滴滴顺风车在2018年因为连续两起重大安全事故而下线,让出了很大一片市场空白,这无疑给了其他企业快速发展的机会。

第一个有大动作的是哈啰,其在2019年刚刚开始之际就宣布要进军顺风车行业,并将赶在春运之前于全国上线。该公司如此匆忙的上线无疑是想趁着滴滴下线、春节交通需求大增这一大好时机来实现业务的快速增长。

随后,高德、曹操等各路玩家纷纷入局、加码顺风车行业以求占得一席之地,完善平台生态系统,为自身的发展增添新的动力。

但是安全与监管是悬在各大企业心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而相关部门监管也在时刻跟进,如何更好的保障用户安全,同时在此之上夺得更多的市场份额是整个行业过去、现在以及未来都需思考的问题。

哈啰推出顺风车 各路玩家纷纷入局

2019年新年伊始,哈啰出行便迫不及待的试运营顺风车,以期通过春运一炮打响,抢占顺风车行业因滴滴下线而留下的巨大空白。该公司于2月22日在全国300多个城市上线,用户可以在哈啰出行App,或哈啰出行支付宝小程序上,使用顺风车服务。

之后高德地图也确认正在武汉和广东进行高德公益顺风车车主招募,并开启小规模测试。高德地图当时表示,高德公益顺风车将坚持不抽佣金、不为营利的真公益真顺风模式,会通过公益顺风车的模式来保障真顺风出行,还会通过更强的安全机制保障用户的利益。

除了各路新玩家入场以外,在顺风车行业里经营已久的嘀嗒出行也同样不甘于人后。嘀嗒顺风车在3月全面接入阿里钉钉,联合推出职场顺风车项目。嘀嗒出行称,目前职场顺风车项目正在杭州部分高科技产业园区开启共创测试,职场顺风车可以让企业内部及跨企业员工之间高效搭乘彼此的顺风车,顺路拓展职场人脉圈。

这是嘀嗒顺风车扩充出行场景的一大努力。毕竟上下班出行作为一个较为稳定的场景,能有效减少嘀嗒顺风车的成本,并为该公司带来一笔长久且持续的收益,而且它还能借此细分市场逐步扩充其他场景。

负面事件频出 出行安全警钟长鸣

另一边,在各路玩家纷纷扩张,抢占市场之际,原先的顺风车霸主滴滴却由于连续两起顺风车司机杀人事件而背负巨大的舆论压力,仍在持续的进行整改当中。

滴滴顺风车在7月18日举办了媒体开放日。其当时表示,在下线的325天里,滴滴顺风车共迭代了12个版本,优化了226项功能,整合了包括准入门槛、行前预防、行中保护、行后处置四大模块在内的上百个安全功能和策略。

而哈啰顺风车此前的高速扩张也留下一些漏洞,这给一些灰黑产人士找到了入侵的机会。该平台在7月发生了多起诈骗案,有不少用户当时通过哈啰叫了一辆顺风车,结果还没出行订单就结束了,车费直接进了车主的口袋。

当时哈啰对此回应,平台在7月30日起发起专项平台司乘行为整治,已在3天内确认封禁超2000个违规账户。前已确认有小团伙长期活跃在多个网约车平台,诱导用户跳出平台规则进行操作(未上车点击确认上车),甚至冒充用户投诉平台进行套利。公司目前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处理。

到了10月,哈啰顺风车更是发生了一起司机持刀抢劫事件。一女子乘坐哈啰顺风车前往广东佛山时,司机中途突然停车,随后进入后排并锁住车门,拿了把菜刀架在女子脖子上,要求女子“借”3万元给他。该女子颈部多处被割伤,耳朵下方缝9针,脖子缝3针。

显然飞速的扩张让哈啰顺风车一下子抢占到不少的市场份额,吃到了不小的甜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一路狂奔所留下的坑也会一点一点伤害到用户对平台的信任,使平台口碑下降。该公司是时候回过头来,花费更大的精力来垒实基础,避免之后像滴滴一样出现重大安全事故,陷入负面舆论风暴当中。

多起事件的发生也让相关部门对于行业安全变得愈发重视。在11月11日,交通运输部会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应急管理部、市场监管总局等6部门,联合约谈滴滴出行等8家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并提出相关要求。

相关部门要求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要符合顺风车本质。必须是驾驶员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事先发布出行信息,由出行线路相同的拟合乘人员选择合乘车辆;而且要快速响应处理乘客投诉。及时有效处理突发应急事件,并要承担安全事故先行处理责任,保障驾驶员和搭乘人员安全和合法权益。

到了同月28日,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司长徐亚华也针对顺风车问题表示,交通部鼓励有条件的平台公司发展相关业务,同时必须严守安全底线,对上线车辆、驾驶员背景做好动态监控,从源头保障安全。有关部门连连发声,为各大顺风车企业再次敲响安全的警钟,顺风车行业还没到能够放下警惕性的时刻。

滴滴归来 争议不断难回王位

到了2019年的最后,滴滴顺风车终于得以重新上线,不过在经历了重大安全事故之后,其上线的步伐变得无比缓慢。11月底仅在哈尔滨、太原、常州3个城市试运营,而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该业务试运营的城市也不到20个。显然,滴滴正小心翼翼测试其安全措施,以及人们对它的接受程度。

毕竟哪怕经历了一年多的下线整改,滴滴顺风车在重新上线之时依然遭到了众多的舆论争议,从男女服务时间不一涉嫌性别歧视、到只能设置四个常用地点被吐槽难用。

此外,在另一方面,哈啰、高德、曹操等玩家已经在顺风车行业中站稳了跟脚并不断加码,滴滴要想在这样的竞争环境中夺得头筹并不容易。哈啰就在2019年的最后宣布,将设立8000万元“春运基金”鼓励更多车主和用户在春运期间分享空座,包括1万个乘客免单名额、1万个车主油费奖励、精准用户奖励、邀请活动限时升级等。

当时哈啰顺风车运营负责人商来瑞还预估,2020年春运期间,哈啰顺风车有望运送总人数达1280万,并运送约15万宠物陪同“主人”回家过年。

显然,如今的顺风车行业已经不再是2018年滴滴一家独大的局面了。目前看来,行业混战还会长时间的持续下去,烧钱补贴大战也许还会重新在顺风车中上演。

不过来自监管的压力仍将成为顺风车企业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直悬在各路玩家的心头上,让它们在大战之时也需把安全列为最高优先级,让司乘们能够安心出行。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恒耀网立场)
  • 恒耀网

    恒耀网是恒耀集团旗下新经济门户网站,为用户提供互联网数据资讯聚合平台。

  • 恒耀官网


  •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